日上升河

爱奔地

有没有接喵姐喵太情头的太太
国庆结束后我才能上游戏给太太截一下头像,并不是说想要太太对着画,只是想要太太了解一下我喜欢的脸而已,希望画手太太国庆后能有时间画,@.@总的来说并不急,因为这只是给我孤独的小号与小小号用的情头

有点逗,哈哈哈,终于用墓镇兽的彼岸花过了鸟皮本,我大概是真的咸鱼了吧

突然找到的图,姑姑总是给出一股安全感

很多事感觉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怎么说,依旧很喜欢动漫却又很少接触动漫,想起当初一起混圈子的朋友们很多都不联系了,有些人也都忘了,严格来说我对动漫的正式接触也就9年,当初喜欢的动漫现在许多也是都想不起名字了,当初有些大火的作品现在也只能沦为无人问津的老番,对于新番没有看下去的欲望,而我又从不把同一部作品看两遍,似乎是离圈子越来越远了,有些不知所措,入腐圈也就六年,当时还是因为家教入的圈,曾经羞羞地看着肉文,现在看来却是毫无反应,然而主角的吻却又能把我弄得兴奋地打滚,当时贴吧追过的文大多数成了坟,我最惋惜的一部是叫逆向自由,作者忘了谁,内容也忘了,更到一半时不知为什么作者把它删了,就再也没有下文了,也不知当时贴吧的好友们有几个还能记得我
不知道说什么,就是有的时候很难过吧

脑子里突然闪现出的TONY的108种死法要不要写着以后试试看呢,哈开玩笑

好久没喂小宝宝了,他好像很饿😈

青荷上走【奔地,微型】

     黑白的球体在这绿茵之地上轱辘辘地转动,少年们追逐着喧闹,知了的嘶吼仿佛要叫破整个夏天。
     红发的年轻男人驻足静立,轻风拂过,热浪袭来,树叶摇曳着梭梭作响。

      曾经人类盟军的地下基地早已破烂不堪,哀叹着,只闻衰老的机器因生命的踏入又“呜呜”地开始制氧。

      “当年Grandpa又是以何种心情进来的呢?”
      仔细打量,托尼笑了笑,吹去手上的灰尘。
      逐层渐下,恍惚间瞥见一抹粉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久未置客的基地欣喜着哀嚎,耳畔呼啸阵阵。
      蓦然间,却已到了最后一层。
      往昔的硝烟早已被时光磨去了深沉呛人的味道,闪烁着寒意的利剑早已覆上灰蒙蒙的血意,高大的石块凌乱的散落着,石阶上,静静地躺着两具尸骸。
     拔足向前,托尼在一具尸骨旁蹲下,一阵嗡鸣,于托尼足下猛然爆出一阵光圈,不断扩大着向上,一切似乎恢复了托尼初至于此的模样。
     “Grandpa,你看。”
      干尸恢复了弹性,水分似乎重归于尸骸,托尼盘腿坐着。
      瞧了瞧身前这金发的男子,又看了看旁边那黑发男,发丝杂乱的贴在脸上,一派安详与宁静,全不见曾经的冷漠与无情。
     微微偏了偏头,视线又重归于那金发的男子。
     “Grandpa,我现在是不是比你强呢。”
    

     一粒松果滚落到托尼足下,拖着蓬松长尾的鸣鼠追逐而来,呆呆的抱起,疑惑地看了看他,却又马上雀跃着攀上他的肩。

     一切重归于宁静与黑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END
       

吾乃天才!!虽然说第一次玩但竟然拼好了好感动!!